QQ潜伏,为弟洗冤

莫愁·智慧女性 / 2018年09月29日 06:14

游玩

平凡

弟弟被告涉嫌抢劫罪,哥哥却坚信他清白无辜,意图洗清冤屈。通过QQ,哥哥打入“敌人”内部,潜伏了十个月,循着蛛丝马迹,一点点拨开迷雾……

打架斗殴竟成持刀抢劫

1980年出生的秦明华是内蒙古赤峰市人。大学毕业后,他和弟弟秦军一起来到哈尔滨打拼。之后,他成了高中体育老师,秦军则开店从事建材生意。几年下来,兄弟俩均成家立业。

2012年3月7日,秦军来找哥哥,称想去北京发展,“到了那边汪海会帮我。”汪海是秦军的发小,感情很好,多年前他便去了北京,在那边有很多人脉关系。秦军再三叮嘱弟弟:“在外面做事,吃点亏没关系,别惹事。”

在北京考察了半个多月,秦军决定回家把事情处理好,之后立即过来发展。动身前一晚,汪海给秦军夫妻饯行,叫来朋友张跃、沈青作陪。

吃完饭已是晚上9点多,汪海还未尽兴,拉着秦军赶下一场,“你这次来了我一直忙,都没好好招待你,今晚可得不醉不归。”秦军先把妻子送回宾馆。随后一行四人来到西单一家KTV。张跃跟着汪海下楼买烧烤,秦军和沈青留在了包厢。

十几分钟后,张跃打来电话,“快下来,汪海跟人打起来了。”秦军立马赶到烧烤店,只见汪海和店老板袁明吵得脸红脖子粗,杯碗碟盘碎了一地。

张跃说,汪海和袁明是邻居,平时关系就不怎么样。今年3月初,汪海还看到袁明往他家门口泼尿,从那以后两人见面就掐。刚才来买烧烤,汪海发现老板竟是袁明,没说几句又吵了起来。

秦军听后,直把汪海往门外拉,劝他消气。推搡间,袁明拿着酒瓶子就砸过来,没砸准,一下砸到秦军头上,当时就出了血。双方打了起来,场面一片混乱。

等西单大街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,汪海等人身上到处都是玻璃碴子割的伤口,袁明受伤也不轻。五个人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,做完笔录又被送到附近医院包扎。随后,各自回了家。

秦军以为事情过去了,根本没往心里去。回到哈尔滨,他着手准备去北京的事。

6月30日,秦军正在家忙活,北京来的民警突然出现,称他涉嫌持刀抢劫案,要带回去调查。随后,秦家人得知,4月8日,也就是打完架的第二天,袁明弟弟袁毅报案,称前一晚并非普通的闹事,而是汪海四人有预谋地持刀抢劫,不仅将店里3000元现金抢走,还将袁明打成颅骨骨折。他出具了医院的病历报告,并找到目击证人张力、李志。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随即立案侦查。

秦军被带到北京后,一直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。

化身女网友苦寻证据

弟弟被抓,秦明华急坏了,赶到汪海家询问案情,才得知汪海也被抓了。汪家人说,4月8日一大早,袁明妻子便和袁毅找了来,要求汪海赔偿1万元损失费。汪海觉得,袁明打人在先,东西也不全是他们砸的,拒绝赔偿。袁毅走时撂下狠话,“等着,我一定给你们好看!”

这会不会是袁明兄弟恶意报复?但袁家有证人证言,要想推翻不是易事。案子始终处于补充侦查的状态,秦军也继续被关押。

秦明华整天想着如何跟袁明兄弟俩打上交道,从而寻找蛛丝马迹。7月,他试着在百度上搜索“北京、袁明”两个关键词,突然弹出一条招聘信息:北京某酒吧招聘歌手和舞蹈演员,留下了联系人袁明的手机号、QQ号。

秦明华听人说过,袁明还和弟弟合伙开了酒吧。这个袁明是否正是自己要找的人?秦明华翻出手机上“袁明”的联系方式一对照,两个号码一致。他又输入QQ号查询,QQ头像正是袁明的照片。

秦明华申请了一个QQ号,化身女性,还搜索了一些女舞蹈演员的照片,存进QQ空间相册。一切准备就绪,他向袁明发出申请,附上应聘信息。

一个小时后,袁明加了他,还让秦明华把简历发过去。可简历发过去后,袁明再也没有回复。秦明华深知获取信任,需要漫长的过程,绝不能操之过急。随后,他进入袁明的QQ空间翻查他的动态,希望找到更多线索。

他看见一个名为“灰色空间”的人总在留言中称袁明为“大哥”,言语十分亲密。秦明华猜测他也许是袁毅,又申请了一个QQ号。袁毅很快加了他,两人聊了两个多小时,闲话一堆,没有丝毫价值。

不过翻看袁毅的QQ相册时,秦明华发现多张袁氏兄弟与证人张力、李志的亲密合影。当时作证时,张力和李志称他们只是吃烧烤的顾客,因为常来,和老板混了个面熟。而根据QQ相册的创建时间,多年前他们就认识。秦明华忙将照片一张张截图保存,并根据互动消息,申请加张力、李志为QQ好友。

一周之后,李志终于加了秦明华,并来搭讪。一来二往聊了一个多小时。为博取对方好感,秦明华说:“你这人说话挺逗,跟你聊天很开心,以后多联系。”之后,他将所有聊天记录截图保存。

用同样的方法,秦明华也跟张力搭上了线。他得知,张力是一家医院的实习医生,喜欢泡吧交友。秦明华便投其所好,常和他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说些让人想入非非的段子。虽然袁明兄弟不好攻克,但他不信证人身上一点破绽也没有。

哥哥下的险棋赢了

2013年1月5日,秦明华觉得关系铺垫得差不多了,必须想办法把话题扯到袁氏兄弟身上。他伪装成“吃货”,找到李志,“我打算去北京,听说西单有家‘袁氏烧烤”味道不错,你吃过没?”李志语气立马变了,“烧烤有啥好吃的。你一个女孩晚上少出去,不安全。”秦明华还想多聊几句,对方下了线。此后,只要他一提“烧烤”两字,对方就会变得很严肃。越这样,秦明华越觉得有蹊跷。

从李志这套不出话,秦明华又找张力,说要去北京旅游,有朋友喜欢吃烧烤,问西单附近有没有好吃的店。“倒是有朋友在西单开了一家烧烤店,但女孩子还是少去比较好。”“为什么不能去?”张力没说原因,只是让他换个地方吃。

到了关键时刻全戛然而止,秦明华有些气馁。思前想后,他决定走一步险棋。

3月初,秦明华故作沮丧地对张力说:“今天做了件错事,心里堵得慌。”他编造说今天帮朋友撒了个慌,原本是好意,没想到害朋友夫妻俩大吵一架,甚至要闹离婚,他特别内疚。张力安慰他,“这有什么,我做过一件更严重的事。”

或许是相似的故事打动了张力,或许是他也需要倾诉,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来。通过张力零散的叙述,秦明华大致整理出了脉络:2012年4月初,袁毅找到李志,说哥哥被人打了,让他作伪证。碍于朋友情面,张力不得不答应。

“跟上次你不要我去的那家店有关吗?”张力回答说:“嗯,那家的老板为人仗义,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,店里常有乱七八糟的人出现,所以我才不要你去。”

终于跟弟弟的案子扯上关系了,秦明华按捺住兴奋,追问:“这事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“4月初吧。想起来心里就不得劲。我和另一个作证的哥们都把手机号换了,就怕哪天出岔子。回头想想真后悔。”过了两天,秦明华又用同样的方式,套出李志同样的话。证词一致,时间、地点都对。

4月10日,秦明华将所有聊天记录截图打印,也把这几人空间有相互联系的“说说”和照片截图整理出来,装订成册,送往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。根据秦明华出具的证据材料,加上后续调查,5月,检察院以张力等四人作伪证,妨碍司法公正为由,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案情水落石出,2014年1月,秦军被无罪释放。回到家后,秦军才知道,近两年来,家里生意一落千丈;妻子因为担心自己,又要操心家事,身体变得很差;孩子因为父亲发生变故,平白受了不少委屈。这一切,都已没法改变。

这年9月,北京海淀区法院以妨碍司法罪,判处袁毅有期徒刑2年6个月。2015年3月初,李志和张力同样以妨碍司法罪,均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。

2015年10月12日,袁明因诬告陷害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。

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。未经作者同意,本文禁止转载,上网。)

(编辑  赵莹 [email protected]

1.精品生活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精品生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精品生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精品生活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精品生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