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聘男公关骗局

莫愁·智慧女性 / 2018年10月12日 20:22
铁成12016年2月的一天下午,在深圳打工多年的26岁小伙张诚,在网上看到深圳某酒店招聘司机,便打电话咨询具体的工作内容及待遇。接电话的女子告诉张诚:“真是不巧,司机已招满,但我们还招男公关,不知你有没有兴趣

游玩

铁成

1

2016年2月的一天下午,在深圳打工多年的26岁小伙张诚,在网上看到深圳某酒店招聘司机,便打电话咨询具体的工作内容及待遇。接电话的女子告诉张诚:“真是不巧,司机已招满,但我们还招男公关,不知你有没有兴趣?”“男公关是干什么的?” 张诚好奇地问。对方告诉他:“就是陪一些富婆吃吃饭、喝喝酒、出席一些应酬活动,每月基本工资在万元以上。”

活儿不多,收入不低,张诚欣喜若狂,更何况他已失业两个月了。于是,他按照女子提供的地址,当晚就来到深圳的一家夜总会,见到了一位自称姓胡的招聘主管。他告诉张诚,夜总会的男公关分三种:普通陪酒、陪酒加销售酒水、出台,收入最高的是出台。急于赚钱的张诚当即表示,愿意“做出台的男公关”。胡主管便让张诚先交1000元的入职费,承诺待张诚做满三个月后退还。

胡主管对张诚说,接一次客人他可得4000元提成,公司每周至少给他安排三四个客人,他每个月至少可以赚5万元,一年就是六十多万元。至于工作内容,“就是陪富婆吃饭、玩乐、开房,只要把富婆陪开心了,还会收到数额不等的大红包。”胡主管说。

三天后,张诚接到胡主管的电话,说当晚有个富婆会入住深圳市罗岗区某酒店,让张诚早点过去“好好表现一下”。胡主管还再三提醒张诚:“穿洋气一点,打扮得帅一点,富婆都喜欢帅哥。”为此,张诚花了两千多元买了一套新衣服。

当晚7点,张诚在胡主管的带领下进入约定的房间,只见一张特大双人床上,躺着一个穿白色浴袍、留着披肩发的中年女子,床头柜上放着一只女式黑色皮包,看起来非常上档次。

富婆一边漫不经心地修剪指甲,一边问张诚是否结婚了、平时有什么爱好、家在哪里等。张诚耐心地一一作答。之后,富婆让张诚原地转了一个圈,并让他把衣服脱掉检查有没有肌肉。随后,富婆很不高兴地指着胡主管说:“身材还不错,但穿得太老土了。你什么人都往我这儿带,真是太不负责任了。我需要一个能陪我一起参加各种饭局的人,他穿成这样岂不是要丢我的人?!”说罢,富婆轻轻地挥了挥手,张诚便和胡主管退了出去。

张诚不知所措,胡主管鼓励他:“她就是嫌弃你穿得太土,你赶紧买几件时髦衣服,打扮得洋气、炫酷一点,富婆肯定喜欢。”张诚决定好好打扮一下,胡主管善意地说:“明天上午我陪你去选衣服,我太知道这些富婆的口味了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张诚在胡主管的带领下,来到深圳一家商场,并交给他2000元。约半小时后,胡主管拿着两件衬衫、两条长裤回来了,告诉张诚:“这个牌子的衣服非常时髦,你穿上富婆一定喜欢。”两天后,张诚再次接到了工作电话。

怀着紧张和忐忑的心情,张诚穿着“名牌衣服”又来到另一家五星级酒店。一进门,床上躺着的一个五十岁左右、化着浓妆的富婆就问张诚:“东西带了吗?” 张诚一头雾水。富婆生气地指着张诚骂:“安全套!你出来做事竟然连安全套都不带,简直太不专业了。你给我滚出去!”

精心准备了很久,不到半分钟就被撵出来,张诚很懊恼。但他冷静下来又觉得,这些“应聘”过程不太正常。考虑再三,他报了警。

2

深圳罗岗派出所迅速对相关涉事酒店进行调查,发现这个看似偶然的诈骗案,背后有一个团伙在精心策划操作。侦察人员发现,这个诈骗团伙在实施诈骗的过程中分工明确,每个环节都涉及不同的人。警方通过两个多月的秘密调查取证,找到了一百多位受骗者。2016年5月29日,刘芸等六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。与此同时,守在酒店大厅的侦察员发现,在警方实施抓捕的半个小时内,还有十多位不知情的受害人前来应聘。

52岁的犯罪嫌疑人刘芸是此案中两名假扮富婆的女人之一。她来自河南农村,丈夫十多年前病故后,她一直在深圳做保姆。2016年2月底的一天晚上,她通过手机“摇一摇”认识了住在附近的东北人宋建。宋建邀请她扮演“富婆”,并承诺每参与一次可得到1000元的报酬。刘芸爽快地同意了。

宋建对刘芸进行了“富婆突击培训”。他告诉刘芸:“我们提前在酒店开好房,你每次进去后换上浴袍,装作很悠闲的样子就可以。你的任务就是找各种理由嫌弃应聘者不行,这样我们才能要求他们买好衣服、交培训费。”从没住过五星级酒店的刘芸,开心地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份“好工作”。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富婆,能长期拥有这份“好差事”,她花了六百多元买了一个假爱马仕皮包。

3

犯罪嫌疑人宋建在这起案件中,主要的任务是“带仔”,也就是带前来应聘的男子去见“富婆”。他被捕后承认,他们作案前做了大量的“设计工作”。虽然他们在网站上发布的招聘职位是司机、内勤等,但都把月薪定到了万元以上,“只要出高薪就能吸引到更多的人,只要他们打电话来就肯定会落入我们的陷阱。更重要的是,那些应聘者因为想拿高薪,所以也舍得花报名费。”

宋建说,为了给应聘者留下好印象,第一次见面时,他会非常耐心地给他们讲职场应聘的技巧,同时让他们“放松情绪,不要紧张”。而他非常清楚,所谓的男公关本来就游走在灰色地带,从事这一职业的人原本就心里发虚,乍一见到富婆时肯定会紧张,基本上都能被“富婆”两三句就骂出来。然后他就趁势建议他们“买几件好衣服”“交培训费”,几乎每个应聘者都会听从他的安排。他向每个应聘者收2000元至3000元的服装费,然后从批发市场花300元左右买几件高仿的“名牌衣服”交给应聘者。

两头赚钱的宋建还说,自己长期与各色应聘者打交道,已经能够从他们的谈吐及社会经验中,准确地判断出他们的受骗指数。他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,那些前来应聘男公关的受骗者,半数以上是做着发财梦而来,幻想一夜暴富。

这个犯罪团伙中的另一名富婆扮演者,是来自四川的50岁女子郭香。这个在老家开过茶馆、去深圳后一直在KTV当清洁工的女人,在面试那些前来应聘的“男公关”时,表现得格外豪放、大胆。被捕后她供称,通常情况下三言两语就能把应聘者打发走,“如果真的遇到难缠的,我就让他们把衣服脱光,全裸跪在地上舔我的脚趾,他们就吓得落荒而逃了。”警察问她是否担心受骗者报警,郭香直言:“他们一般不会报警。首先,他们知道男公关是见不得光的职业,事情传出去他们自己的脸面也丢光了;其次,我们每次在一个人身上只骗几千元,受骗者一般也不会跟我们拼命。”

深圳警方经过缜密侦察,于2016年6月初彻底捣毁了这个诈骗团伙。经查,该团伙半年来已骗得一百多万元,二百多名受害者被骗,其中既有二十多岁刚毕业的大学生,也有五十多岁的男人。

【以案说法】

这个骗局看似简单,但犯罪嫌疑人因为掌握了受害者妄想不劳而获、一夜暴富的心理,以“活少、钱多”相诱,才会屡屡得手。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仍有一部分受害者出于种种原因,不愿意站出来指证犯罪嫌疑人。深圳警方呼吁受害者勇敢站出来,这样才能更有力地打击犯罪,让作案人得到应有的惩罚。(因涉及隐私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作者声明:未经许可,严禁一切形式的转载,违者必究。)

(编辑 张秀格gegepretty@163.com)

1.精品生活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精品生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精品生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精品生活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精品生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