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衡:请欣赏我灵魂的样子

莫愁·智慧女性 / 2018年10月19日 10:49
义昌易衡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写性、讨论性的女子。日前,她正在打一场诉讼官司,起诉一个长期在她微博下辱骂她的网友。为此她咨询过多位律师,只有一位律师说“可以打”。对于网络暴力,她誓死要打这种官司,因为这种状

游玩

义昌

易衡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写性、讨论性的女子。日前,她正在打一场诉讼官司,起诉一个长期在她微博下辱骂她的网友。为此她咨询过多位律师,只有一位律师说“可以打”。对于网络暴力,她誓死要打这种官司,因为这种状态太糟糕了,“如果说这些人做出这些行为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的话,这跟鼓励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一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女子,带着她的86万微博粉丝,坚持做有力量的人。27岁的易衡以科普为武器,快意恩仇地为女性卧室里的权利而战。

请遵从自己的渴望

易衡在2013年成为网红是因为她在科普网——果壳网发表的《浅谈一点让妹子高潮的房中术》,这篇被称为“最让人有代入感的小文”让很多人记住了这个叫“女王C-cup”的麻辣女子。

“女王C-cup”是易衡的网名。她在果壳注册账号时只是出于好玩,因为当时看够了网上以“性”为名骗流量的网文,认为那些网文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,跟科学事实完全相悖,毫无意义。她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科普,讲讲女性有哪些表现才是真正出现了性高潮,男性可以通过哪些方法提高女性的快感。

这一年,易衡24岁,大学时学的是经济专业,毕业后做过传媒,后来转行学心理学,手握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。对于性,她做过专门的研究,也愿意将自己愉悦的经历分享给别人。此文令易衡一炮而红。果壳性情小组的工作人员找到她,希望她以顾问的形式来担任这个小组的管理员,给网友答疑解惑。

易衡开通微博之后,她收到越来越多的女性私信,男性的私信也有。她发现大多数男性对女性了解非常少。与此同时,她也发现女性在两性关系里极其没有权利,非常被动。最令易衡感到难以容忍的是: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女性不采用正确的方式避孕?怀孕后不能决定自己要不要这个孩子,而一定要听从对方的决定?她们在婚姻、恋爱中也显示出无法自主的状态。明知道对方依然在与前任纠缠,并多次出轨,却不敢分手;分手后陷入自我怀疑、自我厌弃中;新的关系一旦出现问题,立刻觉得自己不够好,因为对方不够爱自己才会出现这些问题……

易衡的专栏一改传统科普小文的沉闷,伶牙俐齿加上小常识,讲得深入浅出,深受读者欢迎。这对易衡来说,非常有成就感,既可以为自己的科研找到案例,又可以用常识服务读者。重要的是,她在为广大女性寻求身体的权利,唤醒她们对自己渴望的遵从与追求。

请叫我个人成长师

作为一个写性、讨论性的女性,易衡被多少人追捧,也就被多少人谩骂。而真正让她对这件事产生足够责任感的,是在2015年年初,她收到一名初二女生的微博私信,女生说自己被亲属性虐。转发了女生的微博后,易衡收到了上千封来信。

那些天,易衡感觉自己就像站在一个屋子里,环顾四周,成百上千的女孩,在各个角落里,手机荧幕映着她们的脸,眼泪在她们眼角闪烁——这样的事情绝非孤案,这是一种共命运,一定还有其他伤害,在其他地方存在着。易衡觉得自己要去做这件事情,她想知道,有多少人还在黝黑的深夜想起被性侵的经历,独自承受痛苦。

易衡设计了一份关于儿童性虐待的调查问卷,从2015年2月到6月,完成了一份样本容量为17522份的调查问卷。她知道,这远远不是一个科学类的调查,只是能获取到第一手资料。由于这方面的资料很少,易衡这一份可能是目前样本量最大的。问卷调查初步分析显示:在对儿童实施性虐待的人中,有男性也有女性;三分之二的性虐待施害人是熟人,排名前十位的是邻居及长辈亲属;在缺乏教育的情况下,很多儿童不能清楚地知道性虐待是什么,更不懂如何保护自己;儿童性虐待有被纵容默许的情况;有25.32%的知情人什么也没做;超过七成的受害人没有向其他人披露过自己经历性虐待的事实。

易衡深深不安,她将更多目光投向女性命运。她接触到很多精英女性,却遗憾地发现:那些我们认为在优渥状态下长大、拥有较多支配权的女性,对自己的生活有比较高的把握,对歧视感较弱,不愿意为女性权益发声,而甘愿去营造一个岁月静好的状态。但一些来自农村或小城市的女性,当她们接触到了新潮的思想,会把学到的每一个理论联想到自身,并以扩大十倍的想象在周围展现出来。

在果壳网开设专栏后,易衡经常会受邀参加性学研讨会。一些主持会议的教授把她介绍为女权主义者,她当场表达不悦:“你把我从性学研讨里分类为一个女权主义者,这在某种程度上对我是种冒犯。”

请欣赏我灵魂的样子

做一个有力量的女子,是易衡从母亲身上得到的最初启蒙。同样,易衡的母亲也是一个受害者。为了满足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的思想,母亲生了四个孩子,直到生了男孩为止。

微博上经常有人向易衡咨询情感问题,她跟那些情感专家都不一样,大部分的情感专家解答疑惑前都有一个最大的前提:要保障恋人间的关系才是合格的情感专家。但易衡不是,她经常劝分不劝和。她觉得最重要的部分不是保障恋人间的关系,而是保障“我”:“我”能不能在这个关系里保全自己,如果不能,这个人对“我”一点用处都没有。她不希望网友称她为感情专家,而更愿意大家称她为“个人成长师”。

易衡被问过最多的问题是:“你男朋友知道你做这个吗?”“你分享从前的性经历/感情经历你老公知道吗?”“你和异性朋友聊这个话题,考虑过你老公什么感觉吗?”每每此时,易衡都忍不住翻个白眼——我难道还需要伴侣的允许才能做什么事?还需要靠伪装自己才能被伴侣爱吗?

易衡跟丈夫是在微博上认识的。她把丈夫称为“我配偶”而不是“我老公”,觉得后者像电视剧八点档的叫法,太腻。相识于微博后,两人发现在语言上契合,能谈得来,三观也比较相合。当易衡嘲笑网上那些性专栏写得雾里看花而立场偏颇时,彼时还是男友的丈夫对她说:“那你来写呀。”用易衡的话说:“还是他把我鼓励到这条路上的。”

易衡的文字麻辣扑鼻,很多人认为她是40+的中年妇女,事实上,生活里的易衡是个十足的傻白甜。她说:“我固然有还不错的皮囊,但远远没有我的精神那么好,很多人就喜欢傻白甜女生,根本不在意你的内在灵魂什么样子。我很讨厌男人说‘你负责可爱就好,我就喜欢你任性啊,我要宠你啊,我觉得好白痴,我的精神比我的外表美貌多了。”

易衡和丈夫立志要建立不一样的、反传统的婚姻,对“男主外,女主内”或者“男人要做什么,女人要做什么”这一套深恶痛绝,对“男生应该要宠女生”这一套也嗤之以鼻。他们崇尚理性沟通,试着弱化性别观念。“以后如果有小孩,不希望她为自己是女孩儿抱歉,至少在家里是这样。再好一点,我希望她能为自己是女性而骄傲。”

不久前,包贝尔婚礼上柳岩被捉弄事件和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接连发生时,易衡再次在微博里火冒三丈,“愤怒满格,恐惧满格”。她希望“有一些天真该及时地被捅破”:很多女性信奉自强以自保,相信那些对女性的恶意是低社会阶层才有的,当自己遇到类似事情的时候,我们或许会抱歉于自己不够努力,没有超出所在的阶级。某种意义上,柳岩和酒店被袭击的女生,打破了这种天真,也剥去了一层虚无的安全感。信奉强者逻辑的女性终于意识到,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。而大家能做的,就是正视自己的性别,联合成一个整体,面对性与性别的被侵犯,绝不姑息。

(编辑 张秀格gegepretty@163.com)

1.精品生活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精品生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精品生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精品生活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精品生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