厌倦到终老

妇女 / 2018年07月30日 13:46
妞妞结婚两个月后,若蓝跟彭越提出来,分床睡。原因很简单,彭越睡觉打呼噜,而若蓝偏偏对睡眠的客观条件要求极高,怕光,怕嘈杂声音……一般情况下,彭越的呼噜不算过分,间歇性地打一打,可是如果喝完酒,就完全是

格调

 

妞妞

结婚两个月后,若蓝跟彭越提出来,分床睡。

原因很简单,彭越睡觉打呼噜,而若蓝偏偏对睡眠的客观条件要求极高,怕光,怕嘈杂声音……一般情况下,彭越的呼噜不算过分,间歇性地打一打,可是如果喝完酒,就完全是“雷声震天”了。有两次,彭越应酬回来得晚,若蓝提前睡了,竟然会被彭越的呼噜声生生吵醒。

此后,若蓝心理上便对夜晚有了一些忌惮,强迫症发作,导致的结果是哪怕彭越不打呼噜,她也会偶尔失眠。

若蓝还记得新婚之夜,彭越睡去后发出第一声轻微的呼噜时,她吓了一跳,她一直以为只有胖子才会打呼噜,没想到,彭越那么清瘦的男子,竟然,也打呼噜。

那一刻,若蓝有些后悔当初没有跟彭越也来场“试婚”了,难怪说,不管谈多久的恋爱,不结婚不过日子,彼此就称不上真正了解。何况,若蓝和彭越连恋爱时间都不长,从相亲会上认识,互相有那么点儿好感,慢慢开始接触,再到最后决定领证,也不过大半年时间。

也不是非要那么着急,巧的是,他们认识半年的时候,彭越单位折腾了好久的分福利房的事情终于有了定论,申请购房的条件之一,便是已婚。

彭越得知消息后,立刻给若蓝打了电话,并没有转弯抹角,诚实地告诉若蓝,他想得到这套福利房,同时,也希望娶若蓝为妻。彭越说:“若蓝你考虑考虑,但是时间别太长啊,过几天就报名了……”

若蓝想了两个晚上,便答应了彭越——这段时间的交往,好感一定是有的,当然,比不上自由恋爱的那种激情澎湃,可至少也是喜欢的。另外,彭越诚恳,不耍花招,不掩饰这个时候求婚是为了房子——虽然,这种目的性抹杀了感情的纯粹性,但若蓝不是小姑娘了,已经懂得在生活中,不算漂亮的坦白,远比美丽的假象重要得多。

何况……房价飙升至此,对于有过两年多租房经历的若蓝来说,房子同样意义非凡。

就这样去领了证。

一个月后,开始办理按揭手续。彭越提出,反正领了证,干脆把婚礼也办了吧。

若蓝却迟疑了,领证只是两个人的事,举办婚礼,等于昭告天下,可就真的没退路了。所以,若蓝说:“等等吧,要不,等房子下来装修好再说。”彭越说:“好。”

然后有一天,若蓝正在班上,小忙,接到彭越的电话,喊她一起去银行办手续。若蓝顺口回了一句:“你自己去好了,我忙着呢。”却听彭越说,“那怎么行,房产证上也有你的名字啊。”

那句话说完,若蓝的心里就感动了。虽说婚后购房本就是夫妻的共同财产,可彭越的态度让自己这场为了购房而去领证的婚姻,忽然显得不那么尴尬了。若蓝确定,彭越心里是真的有她。

之后不久,若蓝主动提出了举办婚礼。彭越乐得不行,鞍前马后地筹备了大半个月,订婚纱、订酒店,包括在离若蓝上班较近的地方利落地租好房子……若蓝在他的奔波中,看出了他对婚姻的看重。这种看重,让若蓝很欣慰——如果不是为了百分之百的爱情,那么,至少她是被百分之百爱护的。就这么,结了婚,成了夫妻,开始朝朝暮暮。

婚后的日子,小摩擦小碰撞总是有的,比如生活习惯的不同,饮食口味的差异……都不是大问题。唯有彭越睡觉打呼噜这件事,让若蓝渐渐不能忍受,最后提出了分床。

彭越先是愕然,随后有些不好意思,但明显,不太乐意。彭越说:“那个……”

若蓝知道彭越想说什么,28岁的男子,也算青春茂盛,结婚俩月就分床,确实不太合适,何况,若蓝也并非不贪恋临睡前的拥抱取暖。所以,若蓝说:“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,总之,再不分开睡,我没准会因为长期失眠患抑郁症的……”

话说至此,彭越没有继续抗议下去。

就真的分了房。彭越倒是体贴,主动提出既然分,还是他去客房睡。若蓝没跟他争,夫妻之间,这点小事再争论,显得生分。不过隔三差五的,若蓝会在睡觉前主动跑去彭越屋里躺一会儿……渐渐的,两人也慢慢习惯了。

只是,睡眠问题刚刚解决,若蓝又发现了新问题。之前她没有留意,在生活细节上,彭越竟然是那么“小气”的人。比如,有几次若蓝在专卖店买衣服,彭越都会磨着营业员给个折扣,弄得若蓝下不来台。再比如,若蓝每次和彭越在外面吃饭,他的第一句话肯定是问服务生,今天有没有特价菜啊?总是让若蓝饭还没吃,胃口就有点儿倒了。更比如,彭越只选择周末逛超市,哪怕家里没醋了,彭越也坚持不买,就算不吃,也一定要“等到周末买搞活动的”……

这些事,放在男人身上,都是若蓝不太能接受的。婉转的,若蓝跟彭越提过几次,他只是呵呵笑,却依然故我。若蓝心里,慢慢就有些不舒服起来。然后,就在两天前的周末,彭越的一个举动,让若蓝的不舒服,几近上升到了厌烦。

那天,因为买的东西多,若蓝便多扯了几个包装袋,东西买完后,剩余了四五个,结账前,若蓝正要把多出来的几个袋子放到款台上,彭越忽然一把抓过来,在购物车里用手团吧团吧之后,塞进了兜里……

若蓝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,而彭越,已经开始若无其事地结账了。

一刹那,若蓝有点崩溃之感,如果之前彭越的那些行为,可以归纳为节俭,但这次不是,甚至不是小气,而是……品质问题。彭越他,怎么能这样呢?

但又不好当面指责或揭穿,若蓝只是机械地在彭越的催促下,拿出了两个备好的大购物袋,将物品一件件装进去。

回去的路上,彭越说了些什么,若蓝一直没有接话,也没有听得太清楚。眼前,却一直晃动彭越团吧购物袋的小动作,几个柔软的购物袋,像尖利粗糙的沙砾,磨得若蓝说不出来的难受。但是,若蓝不知道怎么对彭越说,指责他品质有问题吗?显然不可以,除非,她不在意婚姻开始出现第一道裂痕。

那天晚上,若蓝独自在安静的卧室,却再次失眠了。

之后好几天,若藍借口身体不舒服,拒绝了彭越夜晚的示好。彭越不明所以,反倒催着若蓝去医院做个检查。但是若蓝不能说,她的病,在心里,是他造成的。

耗了大概半个月,彭越有些忍耐不下了,干脆请了半天假,“强硬”地要求带若蓝去医院检查一下。若蓝拗不过他,也委实被那种情绪折腾得偏头疼,干脆也就跟他去了。

查来查去,不过是有些神经衰弱。彭越却不罢休,坚持着让若蓝做了个全面体检。

然后,过了两日,没等体检报告出来,若蓝却接到了医生的电话,让她过去复检,左胸部有点小问题,需要做个切片……

毫不夸张,若蓝当时就腿软了——半个月前,公司刚有一个不到四十岁的女同事,因乳腺癌过世了。这两年,身边也频繁有熟悉的人患各种恶疾,以致有个风吹草动,大家都立即警觉起来。若蓝并不例外,给彭越打电话时,声音颤颤的,话不成句。

彭越显然也吓得不轻,“啊”了一声。但也只那么一声,他镇定下来,果断地说:“等着我去接你,别怕,不会有事的,你信我。”

短短两句,若蓝却好像溺水时抓住了一块浮木。

彭越出现得很快——怕堵车,干脆借了同事电动车,顶着寒风一路风驰电掣赶过来。那么匆忙,临走之前却还不忘给若蓝拿了件厚外套,怕她冻着。

然后,还没等两人赶到医院,半路上,若蓝又接到了医生的电话。不等她开口,电话里是各种道歉,原来,对方把一个病人的片子和若蓝的弄混了。

挂了电话,若蓝只觉悲喜交加,忽然忍不住,从身后抱住彭越放声大哭。

彭越不明所以,一个急刹车,回过身来问了半天,若蓝才抽泣着说:“没事了,是医生弄错了。”

彭越身体一颤,好半天没说出话。然后,他突然伸手抱住了若蓝,就在人来人往的街中,在电动车的前后座上,两个人紧紧拥抱了很久。

半年后,新房的钥匙下来,若蓝和彭越为了装修齐心协力,奔走忙碌。

在此前那场微小的人生变故中,若蓝忽然明白了婚姻的真谛——不是幸福感有多强烈,而是,安全感有多真实——连若蓝的母亲都说,不用说没有时间基础的新婚夫妇,就是好多结婚多年的夫妻,在恶疾面前,也未必都会相互扶持。而彭越那一刻的勇敢和担当,着实令人感动。

若蓝只是无限感慨,原来,一个男人的品质,也不可单一而论。她所见的那一面,是小细节,她完全可以以妻子的名义为他引导、修正。她相信,只要她用心和他沟通,他会听的。而她之前未见的另一面,才是一个男人真正的大气和担当。

入住新房那天,两个人在外面吃了顿饭庆祝。彭越喝了不少酒,带着几分醉意地说:“这房子就是咱们一辈子的家了,咱们一定好好过,不要搞乱七八糟的,要不……到时候太麻烦。”

若蓝噗嗤乐了,随即,心头一酸,又一暖。她想,她还是会继续和彭越分床睡,而彭越也许这辈子,都变不成她最喜欢的样子。这烟火人生如此繁琐,难保日后不会相看两生厌,但又如何呢?即便如此,若蓝确定,她也会和这个男人厌倦到终老。

對于婚姻来说,相守到老,才是最好的结局吧。编辑/倪萌

1.精品生活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精品生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精品生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精品生活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精品生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