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最美明星”江一燕:喜欢孩子们叫我“小江妈妈”

妇女生活 / 2018年10月01日 11:27
欣慰她是一个耀眼的明星,却低调做公益,默默在山村小学支教8年。她既演戏又写书,还获得2015年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摄影大奖。在娱乐圈,她的善举犹如一股清风,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。凭着博大的爱心和年复一年的坚

格调

欣慰

她是一个耀眼的明星,却低调做公益,默默在山村小学支教8年。她既演戏又写书,还获得2015年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摄影大奖。在娱乐圈,她的善举犹如一股清风,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。凭着博大的爱心和年复一年的坚持,她入选央视2015感动中国候选人。下面,让我们走进被誉为“最美明星”江一燕的情感世界……

因拍戏和山里孩子结缘,自筹资金帮学校改善环境

记者(以下简称记):你是如何与巴马结缘的?

江一燕(以下简称江):2007年夏天,电影《撒谎的村庄》在广西巴马开机,外景地就选在巴马县东山乡的小嘎牙村。我们从南宁下飞机,坐车到巴马县城需要六七个小时,从县城到小嘎牙村又要一个多小时。山路不通,我们要爬山到村里,光是路途上的艰难,已经让我的心有所触动。小嘎牙村偏远落后,几乎处于原始状态。村里的成年人都外出打工了,留下的大都是老人和孩子,5岁的孩子已经是“小家长”了。村子里只有一间10多平方米的小教室,因为没有老师愿意来上课,村里的孩子只能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,到东长乡的长洞小学去上课。翻山越岭中,孩子们的脚被磨得又黑又肿。拍戏间隙,我去过长洞小学,那里的校舍非常简陋。晚上,六七个孩子挤在一张木板床上睡觉,连个被子都没有。学校没有食堂,回不了家的孩子,就在山坡上支个锅,自己煮土豆吃。

记:拍戏期间,你和当地孩子有过接触吗?

江:不拍戏的时候,我主动找当地的孩子聊天,给他们唱歌、跳舞,教他们学说普通话。孩子们很快喜欢上了我,并经常给我送礼物,比如几个新鲜的玉米棒。当地土地贫瘠,玉米零星地种在陡峭的山坡上,孩子们背着小箩筐,需要爬40多分钟山路才能摘到。有一次,我和几个孩子聊天的时候,说起野生木瓜,我说我从来没有吃过。没想到,第二天,孩子们就把野生木瓜送到了我面前,我不知道他们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到它的,反正要比摘几个鲜玉米棒难得多。孩子们的朴实感动得我常常流泪,因为我还不知道怎么给予的时候,他们已经想到了要给予我。那些孩子得到的东西这么少,但还愿意付出,他们朴实得让人心疼。3个月的戏拍完了,我的心却留在了小嘎牙村,我决定每年都要到长洞小学支教一段时间。

记:当地许多孩子辍了学,你用什么办法把他们找回来的?

江:拍完戏,我和那里的联系始终没有断。我了解到,村里的很多大人出去打工了,不少适龄孩子没去上学,如果孩子们不读书,当地就会越来越穷。于是,我拿出5000元钱在学校设立了奖学金,学习好的同学每人奖励500元。这一举措起到了很好的激励作用。第二学期,长洞小学一下子多了100多名学生,小嘎牙村许多不上学的孩子又回到了学校。

记:这些年,你为改善长洞小学的设施做了很多事情吧?

江:长洞小学建在山坡上,从教室到操场,地面都没有硬化,下雨的时候,孩子们经常摔跤,去趟厕所也很费劲儿。我出资把校园里的土路全部硬化,重新修建了厕所。学校连个正规的旗杆都没有,我和志愿者又整修了升旗的设施。路远的孩子晚上回不了家,而学校宿舍每张床睡六七个孩子,连条被子都没有,山里蚊子多,孩子们不能保证每床一个蚊帐。我就从县城买来被子和蚊帐,解决了他们的睡觉问题。还有吃饭问题,我第一次见到孩子们把锅支在小山坡上做饭,走过去一看,锅里没有菜,有的孩子只吃土豆,一到下雨天连饭都没法做了。我就想办法给他们建了个厨房,平时偶尔改善一下伙食。

记:农村小学文体活动较少,你给了他们什么帮助?

江:2008年,我第一次来这里支教时,看到学校没有电脑,没有广播扩音器,就决心为长洞小学建一个广播站。城里的孩子天天都有音乐相伴,我不敢想一个孩子的童年没有音乐会是怎样的。于是,我在自己的爱心义卖网站上义卖了我在电影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里的戏服、自己亲笔签名的爱心CD,并在上海一位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建成了长洞小学校园广播站。广播站开通那天,听着悦耳的音乐,孩子们高兴得手舞足蹈。我在博客里发布这一消息时,很多人看到视频都落泪了。现在,那里的孩子天天都能在学校听到动听的乐曲,伴着音乐做操。山里的孩子很少上体育课,更别说开什么运动会了。2009年11月19日,在我的努力下,长洞小学举办了第一届运动会,运动会的项目有跳绳、拔河、短跑等,孩子们踊跃参加,获奖的、没获奖的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从那以后,长洞小学把11月19日定为“学校运动会日”,作为一个传统,延续下去。

支教时夜里不敢上厕所,孩子们纯真的爱让她落泪

记:支教生活一定很苦,你都教哪些科目?

江:我和当地老师同吃同住,睡的是上下铺的木板床。宿舍简陋,冬天风灌进来,经常冻得整宿睡不着觉。半夜上厕所,我每次都要思想斗争好半天,才敢走出去。虽然生活苦些,但很充实,我用享受的心态投入到支教工作中去。我在学校里教过音乐、手工、舞蹈、体育、生理卫生等,我希望孩子们在主课之外能培养出一点艺术上的感知。

记:与山里的孩子在一起,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?

江:孩子们都很孤独,那种孤独我深有体会。我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,父母工作忙,小时候我经常搬个小板凳呆坐在门前看雨,一坐就是一整天,我只能跟自己说话,很渴望能有一个交流的人。在支教过程中我发现,山里的留守孩子很孤独。有一次山里下雨,我早晨打开门,看到孩子们都蹲在教室门口呆呆地看天,上课也心不在焉,我感觉他们特别孤独,就像自己小时候经历的那样。当天气不好尤其是感到冷的时候,他们开始想念爸爸妈妈,想要多一点温暖。有一次,我与一个孩子聊天,他说:“帮我画画妈妈好吗?”我说:“好啊,你妈妈是什么样子?”那孩子摇着头说:“不记得了!”我一下子呆住了。有一次,一个女孩眼泪汪汪地对我说:“小江老师,我能喊你一声妈妈吗?”那一刻,我紧紧抱住她,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,心里暗想,一定要让这里的孩子快乐起来。

记:你是如何引导他们的?

江:我开始在课堂上给他们一些人生观方面的引导,我给他们讲我自己的故事。小时候,我曾跟一位名叫章燕的老师学习舞蹈,父母工作忙,经常没时间接我放学,章老师就把我带到她的宿舍,给我做饭,天再晚些,她骑着单车把我送到我妈妈的单位,这些记忆让我觉得无比幸福。后来,章老师患白血病去世了,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,很长时间不能接受。朋友开导我说:“其实老师并没有离开,她的很多教导都在你心里了,她变成了天上的一颗星星,不管你走到哪里,找到那颗星星,她会鼓励你。”讲这个故事,我是想对孩子们表明,亲人和老师不能陪伴我们一生,有很长的路需要我们自己去走,平时要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。父母不在时,要铭记他们的教诲,心里始终装着他们,这样父母就像时刻陪伴着我们一样。孩子们听得似懂非懂,毕竟他们正处在最需要爱的年龄。

记:每次支教结束,和孩子们分别是你最难过的时刻吧?

江:头几年支教,每次和那里的孩子分别,对我的心理都是一种折磨。孩子们跟在车子后面跑,我在车上哭,从学校到县城这一个多小时一直在哭。那时,我觉得这些学生就是我的孩子,我对他们有太多的惦念和不舍。后来,我觉得这样伤感的离别对孩子们来说是一种负能量,此后,我尽最大努力做到微笑着离开,或者撒一个善意的谎。孩子们周末回家的时候,我在他们每个人的课桌上留个小字条,嘱咐他们要乖乖的,小江老师明年还会回来的。去年10月,周末我就要离开了,一个小姑娘预感到我会走,放学后拽着另一个女孩来问我:“小江老师,你是不是要走了?”我说:“是的,先别告诉别的同学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我给她系上围巾,催她们赶紧回家,她们沿着山路走到学校对面一块大石头旁,蹲在那儿不走了。我大声催她们快回家,没想到,那个女孩隔着山谷喊:“小江老师,你可不可以把电话号码告诉我?”于是,我把手机号码高声说给了她们。我和孩子一问一答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,那个场景让我终生难忘。当你带给孩子们爱的时候,你也沐浴在他们的爱当中。平时,我喜欢听的就是孩子们叫我“小江妈妈”,这种感受在喧嚣的都市是很难体会到的。

记:和孩子们之间还有没有感人的故事和我们分享?

江:这方面的事情太多了。有一年,我正在上课的时候,一个男孩拉着一个更小的男孩跑进教室,他是我之前教过的一个学生,已经转到别的学校去了。他进来后累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一直在喘气。过了一会儿,他妈妈的电话打到学校来了,说她儿子像疯了一样去看小江老师了,问孩子到了没有。那个孩子的家离学校有两个小时的山路,结果他拉着弟弟用了一个多小时就跑过来了,就为了看我一眼。我和他说了没几句话,他摸着肚子说:“小江老师,我好饿!”他和弟弟跑了一路,运动量大,结果饿了。我赶紧拿出馒头给他们吃,兄弟俩狼吞虎咽的样子特别可爱。吃完馒头,他和弟弟抹了抹嘴,又跑着回家了。这些感人的故事都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财富,感受着孩子对我纯真的爱,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带动明星“朋友圈”做公益,支教已成为她的生活方式

记:别的明星都在忙着拍戏、上各类节目淘金,你却每年都要支教,是怎么想的?

江:做公益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,能发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。面对一双双纯净清澈的眼睛,我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,比多上几个节目更有价值。我喜欢演戏,却不想当明星,不喜欢被包裹在演戏以外复杂的人际关系里。我曾动过离开娱乐圈的念头,在德国柏林,我看到过一个雕塑:一个小人从高空坠落,但又不甘心摔下来,他的手紧紧抓着一根横杆,做着最后的努力。这个雕塑就是我内心的真实写照。陈道明老师开导我,说在这个圈子里,平衡是一种能力,既然身处其中,就不能只有自我。到巴马支教让我找回了自己,和孩子们在一起,他们让我忘掉了一切不快,支教成了我生活的一种方式,也成了我珍贵的公益假期。

记:巴马当地的孩子知道你是明星吗?

江:每次我都是悄悄地去,悄悄地离开,从未通过任何媒体曝光,我希望自己能够坚持这份纯粹,而且我做的这些也不值得去说。在学生们眼里,我只是他们的小江老师,他们并不知道我的职业。2011年11月,第六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在北京举行,我获得新锐女演员奖,我没去领奖。那天,我仍在长洞小学支教,我从县城借来一台放映机,在露天给孩子和村民们放电影,这是我在兑现给孩子们的承诺。相比到北京领奖,我更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,享受这份单纯的快乐。电影是露天放映的,孩子们和附近的村民都坐在石头上、台阶上,场面令人难忘。当我在银幕上出现的时候,孩子们都非常惊讶:“小江老师怎么会在荧幕里?她怎么会变成另外一个人?”从那时开始,孩子们才知道我演过电影。

记:你建立了自己的“爬行者”支教团队,这个名字有何寓意呢?

江:平时我自称“江小爬”,就像我做的事情、走的路一样,一点一滴,很慢,很小,但它是可以深入人心的。一开始,我带着助理去广西,后来,很多朋友希望跟我一起去支教,再后来有粉丝和志愿者加入,慢慢有了“爬行者”支教团队。我对志愿者的选择非常严格,每一个支教老师的简历、邮件都亲自看,有的还通过网络面试。我们的团队制作了印有“爬行者”logo的T恤和背包,很多志愿者都在当地坚守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。后来,我发现很多穿着“爬行者”T恤的志愿者出现在四川、西藏等地,他们到我们的爱心义卖网站上买“志愿者”背包,代表我们“爬行者”到某一个地方去支教,但又不会给我讲,这些默默无闻的志愿者才是最让人感动、最可爱的人。

记:你带动明星朋友做了不少公益,能讲讲这方面的事吗?

江:为了筹资帮助巴马县的山村小学,我建起了爱心义卖网站,平时不穿的衣服都拿到网上拍卖。圈中好友也纷纷支持:陈道明老师贡献出自己的高尔夫球帽,孙俪把她拍戏时戴的帽子也拿了出来,还有周迅的墨镜、胡彦斌的摇滚挂饰等。我在巴马支教的时候,周迅经常寄给我满满一大箱物品,还问我够不够。2014年冬天,周迅拿出了私人物品义卖的全部收入,和我协商后,给长洞小学的全体学生做了一身夹棉的厚校服。2015年9月11日,我在北京举办了公益摄影展,我的摄影作品以单幅最低5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公开拍卖,最高一幅卖了20万元。黄渤高价买下我的两幅作品,尔冬升的妻子罗晓文也花3万多元买走一幅作品。我将这些收入全部用于巴马的山区教育。我的处女作《我是爬行者小江》获得了刘亦菲、陈冲、高圆圆等多位好友推荐,一向低调的陈道明老师为我的新书作序,我的新书出售的全部收入,也会捐赠给山区教育事业。

记:未来你还有什么打算?

江:我拿出100万元在巴马设立了公益教育基金,此后每年都会在山区资助10个小朋友,从小学一直到大学。除了在广西支教外,我还将前往四川的大凉山支教。自从贵州毕节留守儿童自杀事件发生后,我认为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尤其重要,决定启动远程支教计划。建立远程支教系统的初衷就是让孩子们想找到说话的人时,可以随时找到这些老师,也许老师一句鼓励的话,就能改变孩子的一生。为了这一计划,我成立了一个团队,筹备资金预算和操作细节,先在一所学校建立一个示范点,等建成之后,再推广到其他学校。

〔编辑:刘波〕

1.精品生活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精品生活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精品生活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精品生活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精品生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